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文藝苑
視力保護:
春語,聽新能源的信實故事②
來源: 作者:陳悅 日期:2020-04-15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
  再難也要“三不變”

  “二期難度超越一期,而且要干得比一期好,創造一個新的高度。”朱喬生毫不猶豫地說到。

  正在大豐三龍風電忙碌的朱喬生腳步匆匆,電話里的語速有些快但很清晰。“疫情對我們的影響,真正的直接損失工期是37天。”項目距離海邊很近,地質結構是長江沖積平原,地質流沙淤泥特別多,基坑開挖后,如果停滯時間過長,就會造成淤泥涌入。在隔離、消毒等防疫措施做好之后,項目3月14日復工,“我們花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機械來修復清理淤泥涌入的基坑,由此間接浪費的時間又有10天。這樣,直接間接影響工期的,有47天。我們已將情況書面報告業主,還未收到回復。”朱喬生冷靜地說。

  當地龍卷風不常有,但雨季、臺風特別多,尤其在夏季。“我們目前在緊鑼密鼓地抓緊施工,吊裝工作要在8月底之前全部結束,免得受臺風影響。比原先‘9.30’計劃,不僅沒有延長,而且壓縮了一個月。”朱喬生語氣里透出幽默。

  當地建設風電,都是在農田里面,此時春耕正忙。如果農田一進水,集電線路和風機吊裝就無法進行。“一定要把吊裝完成,迫不得已調整工期,不調整的話,這個項目可能因農業種植影響造成延期而影響上網電價。”如果沒有疫情,朱喬生可以一門心思在精益求精上做工程,因為時間較充裕。只是,人生沒有如果,甚至有“雪上加霜”。

  一期沒有遇到的,二期遇到了。項目部所在地周邊的稻子育種屬于國家糧食種糧改進計劃,受政策保護。工程進度必須趕在農田進水前完成大部分工作。如果因工程施工影響農田進水,當地政府表態:“寧可風電不建,也不能影響這個糧食計劃。”

  項目風機的所有基礎和機位都在農田灌溉渠的邊邊上,旁邊是渠道,緊鄰就是農田。“盡快把風機基礎施工完,否則河道不通,影響防洪。一旦影響防洪,那問題就大了,整個大豐區就要被淹掉了。”朱喬生語氣沉重。

  形勢逼人,各方壓力都很大。原先10天干的活現在只能有5天,那只能兩個人,雙倍的人雙倍的設備去干。工期風險非常大,現場目前7個作業面,等到集電線路和風機吊裝展開后,作業面將達到11個作業面,項目部連駕駛員在內,才7個人。開車轉一圈,大概45公里,2個多小時,“還好二期是水泥路,如果山區風電更難。”

  項目部嚴格落實包括危大工程在內的方案編制、審批流程要求,從源頭上把控質量。“很多方案是必須要編的,作業指導書、施工方案,牽涉到的危大工程、重要節點等,沒有方案是不能控制質量的。”預計有73個施工方案要編制,目前完成了快三分之一。朱喬生多是利用晚上時間編制、審核方案,每天忙到次日凌晨,頭碰枕頭5分鐘就睡著,呼嚕聲是對他一天工作的總結。

  “項目只能啃下來,之前跑了很多點,風電都是這樣,我有這個困難,別人也有那個困難,都有困難,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,管理力量不會增加了。”采訪臨近結束,朱喬生果斷地說。

  目標、任務、責任不變,這是不久前黨委書記、董事長胡文龍到大豐三龍風電檢查指導工作時的囑托。“董事長中午就吃了一個盒飯,還交了30元伙食費。”自上而下的身體力行,再難也能一起走過。

  朱喬生手機里有很多施工圖片,可從來沒有發過朋友圈,更特別的是每張都帶水印,將拍攝的施工區域、施工內容、拍攝時間(精確到分鐘)、天氣、地點、施工部位等全部備注。


朱喬生抓拍的新能源圖片,水印被編輯裁切
 



打印】 【關閉
上一篇:
下一篇:

     
英超历届冠军榜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